当前位置:皇家赌场网址hj3737 > 女足 > 人物|保定一中女足:小小玫瑰铿锵开

人物|保定一中女足:小小玫瑰铿锵开

文章作者:女足 上传时间:2019-04-02

  拿下2018年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女子组冠军的保定一中女足高中组队员。保定一中供图

  这支足球队,曾培养过两名中国女足国家队队员——原国家女足球员王丽萍和现役球员刘杉杉。

  2018年11月8日,这支球队以全胜战绩获得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女子组冠军,并将代表中国中学生女生,参加在塞尔维亚举行的2019世界中学生足球锦标赛。

  不久前,在2019年中国中学生女子足球协会杯比赛中,这支足球队再接再厉拿下协会杯高中女子组冠军。

  距离操场不足十米的女足主教练甄金柱办公室,橱柜顶上放着二十几个一等奖奖杯。发现记者盯着看,甄金柱笑笑:“这都是小比赛,有分量的都拿去校史馆了。”

  有分量的,包括2018年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女子组冠军、2019年中国中学生女子足球协会杯高中女子组冠军。

  “千万别认为,我们这支队伍是一匹黑马。”甄金柱所言不虚,竞技体育不是随便拉一支队伍就能赢下比赛,保定一中女足队史,可以追溯到1982年。

  1984年,甄金柱大学毕业回到母校任教,就一直担任女足主教练。他指着操场上分成三个区域训练的队员说,个头最高的是刚拿了全国冠军的高中组,个头中等的是初中组,个头最小的是小学组。

  目前,保定一中女足队共有130多人,涵盖了小学二年级到高中三年级6个梯队。

  顺着甄金柱所指方向看去,穿蓝色队服的小学组队员,有板有眼地在传球、带球,跑动灵活。高中组的队员有的在颠球,有的在练头球,体现出更高的竞技水平。

  最初选拔女足队苗子,保定市区的小学生源就够挑,“上世纪80年代,保定市各学校几乎都有足球队。”甄金柱回忆,但这种氛围并没有持续太久,进入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,家长和老师认为学习更重要,这让学校的人才选拔难以为继,女足队曾少到只有20多名队员。

  “市区招不上孩子来,我们就想办法到县城挑苗子。”甄金柱说,保定市的所有县,他们都跑遍了,一个小学一个小学去转,让孩子们折返跑、立定跳,观察体型,征求意愿,足协杯赛最佳球员张嫒婧、最佳射手张晓月就是这样被挑来的。

  体育组办公室廊檐下,张贴着女足队“产出”的名人:王丽萍和刘杉杉,前者是昔日国家女足队队长,从这里入选省队、国家队,代表中国女足拿过亚洲杯冠军、奥运会银牌;后者是现役国家女足队员。

  从这里被送入省女足队的王占江,打了12年职业比赛,2010年退役回到保定一中当了一名体育老师。“有时候,一个好苗子练了一段,家长不让练了,甄老师就让我们去做工作,说做不好工作,队员不回来我们就别回来。”王占江大笑着说。

  记者追问为什么对队员锲而不舍,她严肃起来:“培养一个好苗子是不容易的。”

  不是所有被挑来试训的小学生,都会成为女足队队员。那些经历了跑跳、体型等初选的小学生,在一个月的集训后,会遭遇高达50%的淘汰率。

  邢佳芮6年级时入选女足队试训,“刚来时,就看一群姐姐们追着一个球跑,还挺稀奇。”

  而张嫒婧在试训第一周放假时,以为自己被淘汰了,大哭着抱住球柱不肯离开。那时的她不懂足球,更多的是喜欢有老师组织着“玩”。

  把这些对足球一无所知的孩子,送上全国冠军领奖台,保定一中一直在探索体教的路子。

  12日中午,女足队独立食堂的三菜一汤,分别是土豆红烧肉、烧海带、西红柿炒鸡蛋和豆腐汤。队员苏怡说,每天都不重样,食谱是科学配比,晚上还有加餐的牛奶和香蕉。

  她们并不知道,这是主教练甄金柱的特意安排:牛奶补钙,香蕉含有大量的钾,后者是运动员恢复体能的“水果之王”。

  除了吃好喝好,保定一中还为队员量身打造培养计划:小学生转入附近的址舫头小学就读,中学生转入金瑞中学上课,放学后到保定一中集中训练、食宿。

  王占江说,以前当队员时,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,现在不行,“比当妈还操心。”

  她翻出一张照片,那是2018年11月8日,女足队拿下2018年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女子组冠军后,队员们按惯例拉着手致敬谢教练,对面的主教练甄金柱鼓掌回敬,“这张照片我最喜欢,每次赛后都会谢教练,这次不一样。”

  这次的不一样在于,这是一个市级中学坚持三十多年捧起的第一个全国冠军奖杯,是几代人默默无闻后的厚积薄发。

  “咋不冷!”张嫒婧边说边跳了两下,“习惯了。”大腿肌肉随着她的跳跃显现出来,紧致而纹理清晰。

  保定一中女足并不是职业队,队员们和其他同学一样,要兼顾文化课学习。每天的训练从16时30分开始,持续到19时,不管刮风下雨。

  “去年7月一场大雨,眼前都白了,和拿盆儿往下倒一样大。一张嘴喘气,就得先吐吐水,跑两步,得抹一把脸……”前锋苏怡连说带比画地描述,“教练在雨中大喊着动作要领,训练的项目与节奏好像和下雨全无关系。”

  2月在广西梧州举行的2019年中国中学生女子足球协会杯比赛,赛事期间当地几乎天天下雨。“球场上的水几乎没过脚踝,完全踢不出战术,球在草皮上都滚不动。”边后卫汪伊蕊说,这时雨中训练的好处就显现出来,“就看谁有劲儿能踢到最后。”

  操场上,高中组的训练进行到头球环节,队员们相互抛球争顶,发出沉闷的砰砰声。甄金柱抱着双臂,在球场边观察队员们的动作是否到位,他挥舞着手臂强调,不要总提冠军,一场比赛结束就是总结经验,面对下一场比赛,“拿下冠军的一刻,就已经代表过去。”

  备战世界中学生足球锦标赛的高中组女足队,训练量是日常的两倍,张嫒婧大笑着吐槽,训练结束会累到脚底发飘,不想吃饭,“一想到半夜肯定得饿,还是要多吃两口。”

  “相比训练,我更喜欢比赛。”中场赵明宇吐吐舌头,“因为比赛时没那么累。”

  女足队的日常训练量是20圈400米,50个负重120斤下肢力量起步。李义蒙可能是球场上为数不多的戴隐形眼镜的中后卫,不比赛时她戴一副框架眼镜,“有时候一边跑圈一边哭。”

  这支球队的女孩子,最大不过18岁,可是从入选女足队的那天起,她们生活中就消失了很多同龄人的东西,包括寒暑假。

  最近几年寒假,全队到广西北海冬训,甚至2018年的春节都没有回家。“去年放了7天假,因为教练们带中学组去外地比赛了。”苏怡说,这突然的假期,让她一下子不知道干点啥,最后没着没落地溜达回保定市区。

  2017年9月11日,第十三届全国中会上,保定一中女足代表河北队遭遇了劲旅上海队。上半场结束,保定一中女足队0∶2落后,下半场开场不久,前腰高慧带球杀入对方禁区,对方守门员冲出来解救,双方猛地撞在了一起。

  “我当时跑过去,就见高慧的小腿从中间耷拉下来。”张嫒婧说,高慧疼得来回翻滚,“她把躺的那块地上的草都薅秃了。”

  高慧回忆这事儿却说:“太想进球了!我看到守门员出来了,但是顾不上她,眼里只有球。”

  拼抢撞击中,高慧把球打入对方球门,也导致右小腿胫骨、腓骨骨折,需要马上在杭州当地手术。医生给她的右小腿打入钢板和5颗钢钉。王占江回忆起那一幕,眼角有点湿热。“担架把高慧抬下去,她居然还冲队友喊,加油啊!”王占江感慨,她做职业运动员时,也没有这么“硬”,而高慧只是一个16岁的大孩子。

  今年1月份,在北京中医药大学高水平运动队女子足球项目入选资格考试中,边后卫李艳芳和队友张莹分列第一、第三名,这相当于她们已经手握半张大学录取通知书。

  “2019年招收高水平女足运动员的高校增加了107所,达到了200多所。”甄金柱直言,对于全队都是国家一级运动员的保定一中高中组女足队来说,这是最好的时候。

  这群从小学就受训的小姑娘,面对着和同龄人一样的零食诱惑。小学集中住宿训练,由教练帮她们管理零花钱,每人每天发五角钱,“五角钱!只够学校门口买一根辣条!”苏怡比画着一巴掌,提高嗓门。

  “队里要求队员不能吃膨化食品,不能喝碳酸饮料。身体素质是竞技的关键,这一批孩子从肌肉到体能,明显比我们那一代运动员好。”王占江说。

  3月9日,高中组全队被罚40圈400米,对纪律这事儿,队员们领略了一把什么叫“深刻”。

  一提起这件事儿,全队炸了锅:教练说休息半天,上午不训练,队员们误以为可以不吃早饭睡大觉了。8时30分,王占江发现队员们一个也没吃早饭,大发雷霆,40圈的处罚一个也跑不了。

  “罚得没话可说,备战关键时期,不吃早饭对体能有影响。”苏怡检讨自己,“对其他同学来说,这可能挺残酷的,但是作为运动员,你得遵守纪律。”

  “上了场,你就不是一个人,代表的是一个团队的荣誉。”边前卫张晓月说,几乎每个队员最担心的,就是因为自己导致球队受罚或者失利。

  2月份2019年中国中学生女子足球协会杯比赛,门将马一明在6场比赛中,3.5场坐冷板凳。“当时干着急,好几次忍不住了,去和教练请缨。”问她为什么这么急,她脱口而出,“为了荣誉!”

  边前卫邢佳芮是个长着青春痘的小丫头,说话时大眼睛扑闪闪地盯着你。她打入了2018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女子组冠军争夺战的唯一一粒进球,帮助球队捧起了第一座全国冠军奖杯,但让她回忆这次赛事,一共进了几个球,她挠挠头嘿嘿一笑说忘了,“赢了就行,反正一个人弄不成。”

  训练耽误学习,一度是家长反对孩子参训的原因之一,球队“学霸”汪伊蕊却用事实证明,两者可能并不冲突。2018年,保定一中这所重点高中的中考录取线分。

  在王占江眼中,队员们和同龄人相比,自我调节能力、承受能力更强,团队意识和自信心也更好,“校园里走路昂首挺胸的小姑娘,一定是我们队员。”

  2018年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的半决赛,保定一中女足队遭遇了老对手山东郯城一中队,此前两次交手都输给了对手,“谁赢谁进决赛,双方看彼此的眼神都带刀。”张嫒婧说,“心态很重要,你心里一怯,场面上就输了。”

  下半场保定一中女足2∶1领先,一个要保住比分,一个要争取翻盘,双方都拼了。比赛结束前最后几分钟,对方在保定一中女足队禁区获得一个前场任意球,“对方全队压上,守门员都扑过来了。”

  58岁的甄金柱,见证了弟子们太多场胜利。看着她们在操场奔跑,他紧绷的嘴角其实带点弧度。他的身形被操场座椅的倒影包裹住,太阳一点点移动,终于投到他身上,“又快到挑队员的时候了,今年,人不愁了。”记者白云)

  保定一中的操场旁有一块牌子,写着“足球梦,中国梦”。视线越过这块牌子,就是该校女足队的三个梯队在迎着春寒训练。

  女足的曝光度和关注度要远低于男足,这里还有这样一群姑娘和教练在坚持,显得尤为可贵,而他们37年摸索出来的体教结合之路,更值得探讨。

  有一个在足球界始终被提及的问题:为什么十多亿国人,选不出11个高水平足球运动员?

  有人认为,足球人口少是原因之一。每周进行两次或两次以上足球活动的人数被称为足球人口。然而即使保定一中女足队的主力队员,入队前很多人也对足球一无所知。

  此前我们从报道中看到个别运动员,拿过全国乃至世界冠军,但离开了赛场不知所从。他们从小封闭训练,文化水平不高,往往退役即失业。

  传统的体育人才选拔方式,进体校可能会重复这样的老路,重视技能培训,忽略文化学习,一旦因伤病等原因终止训练,就意味着没有出路。保定一中女足队一度招不到队员,正是家长对未来出路有自己的顾虑。

  队员成绩越好,越能得到高水平大学青睐。从大学女足队脱颖而出,被职业队招纳是一条出路,从高校毕业和其他大学生一样参加招聘就业,也是一条出路。像王占江一样,培育下一代的足球运动员,还是一条出路。

  随着招收体特生的高校增多,她们被各大高校招入麾下的机会越多,学有所成将不再是足球训练的一句空话。

  家长和队员的后顾之忧得以解决,这是甄金柱今年挑人试训不再发愁的原因,也是能持续为足球运动提供有天赋人才的源头。

  保定一中女足队今年扩大了市区定点选拔队员小学名单,这意味着更多的孩子将有机会尝试。如果保定一中女足模式得以在不同的中学复制,谁能保证她们中没有“潜伏”着下一个孙雯呢?

  中国篮球协会主席姚明谈及体教结合的重要性时曾这样说,球员培养不光是技能培训,更重要的是成熟的心智。对技能的训练,如果没有一个成熟大脑去操控的话,是发挥不出来的。

  从保定一中女足队员身上,她们已经完成了这一目标。即使将来队员们不从事和足球有关的工作,至少她们能成为一个独立的人。

  我们还清晰地看到,体育之于队员,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身体素质的提高,还有她们高于同龄人的心智以及团队和竞争意识。

  然而,培养一名心智健全、有较高文化水平和竞技水平的运动员,已经不是体育或教育一个部门可以单独完成的。

  河北在这方面也有探索。去年,保定一中女足队的冬季集训,就由省体育局招标出资,缓解了女足队在资金上的困难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人物|保定一中女足:小小玫瑰铿锵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