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皇家赌场网址hj3737 > 足球词汇 > 层层渗透——揭开中国足球的赌球生物链(组图

层层渗透——揭开中国足球的赌球生物链(组图

文章作者:足球词汇 上传时间:2019-04-02

  连日来,随着司法机关的正式介入,一股“反赌风暴”席卷中国足坛,引起外界广泛关注。越来越多的相关人士被请去协助调查,一个个报料人的神秘失踪,中国足坛到底被赌球侵蚀了多少?赌博集团又是如何与俱乐部、球员攀上关系?到底是什么让更多的人选择铤而走险?对于这些问题,记者采访了几位足球圈内的资深人士,通过一个个镜头的记录,为读者呈现出一条更为详细真实的赌球生物链。

  一般,很多跨国赌博集团都在世界各地发展其代理商,这些代理商继续发展下线,形成一个庞大的赌博网络,无情地吸取金钱。在这些庞大的网络当中,相当一部分人是与足球圈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,他们通过各种渠道侵蚀足球肌体,操控比赛。

  2006年之前,国内的赌球做法还处于比较原始的阶段,比较严重的也不过是某俱乐部为了获得比赛胜利,提前做工作,然后有搞手从外围进行配合。那时候,境外的网络赌博公司虽然已经开始进入国内的联赛,但是那些公司只会对某些比赛场次进行开盘接受下注。

  而2006年之后,境外的赌博公司已经对中超中甲比赛全部开盘。有一个说法或许会令外界大跌眼镜,在2005年,境外赌球获利竟然达到了几百亿人民币,这基本相当于全国一年的旅游业收入,而这笔钱,几乎全部流向了国外。

  就像股市操盘手一样,赌球操盘手是赌博集团二级销售代理,掌握着国内“操盘集团”,他们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 “庄家”。

  用足球专业词汇解释,“庄家”就是主持赌球的公司,通过盘口、水位将比赛呈现在彩民面前,基本上通过吃水进行盈利,偶尔也会通过操纵比赛进行盈利。

  为了进入中国的足球联赛,一些赌博集团选取的庄家都是一些退役的老队员,他们对队伍的情况相当熟悉,对球员也非常了解,破坏性非常大。

  有的庄家比较隐秘,一般不直接与球员联系,而是找“中间代理人”。这名“中间代理人”可以是队里的老大,也可以是俱乐部的实权人物,只要掌握了这一个人,就可以像操控木偶一样,决定一支球队一场比赛的结果。

  尽管做假球要交给队员来处理,很多庄家却亲力亲为。比赛中,他们会到现场亲自督战,遥控指挥。

  “有时候庄家都是直接和替补席上的人使暗号。”一位经纪人曾经私下透露过行业机密,去年在北方A队和B队的一场中甲联赛较量中,一位庄家就在中场休息时和替补席上的A队教练员进行沟通,让球队一定多在禁区内倒地,争取点球的机会,因为那个庄家早已把裁判也搞定了,结果下半场A队果然利用点球率先破门,结果大获全胜。

  当然,比赛要怎么踢,庄家都要事先和球员、教练商量好。一个比较常见的办法,就是核心队员,也就是球队的大佬,一般会在酒店的茶座召集大家一起坐坐,名义上是喝茶放松,实际上就是在密谋。

  当然,做假因为因素众多,不可能场场都成功,总有失手的时候,一般情况下,如果额度不大,庄家会让你赔两场,比如有的场比赛,庄家安排你出大球,最后没打出来,怎么办,那么接下来的两场,你都得按照庄家的意思来办,这叫作“输一送二”。

  过去,搞手做球,主要是靠电话,现在已经升级为靠网络,也就是通过金融系统来进行结算的,但随着金融监管和警方打击力度的增大,现在一些操控比赛和赌球的交易,都试图通过更安全的方式来进行。曾经有知情人披露,他亲手在酒吧里给某球队的某主力后卫送钱,他们认为这样交易比较安全,不容易被追踪,所以非常隐蔽。

  从庄家具体操作来看,一般是控制球队内几名核心球员,把自己想打的比分打出来。而庄家所找的这几名核心球员,一般是“1+2+1”的方式,也即“一名门将+两名后卫+一名前锋”。

  具体来说,两名后卫加一名门将足以决定一支球队丢球的数字,想输几个就可以做到输几个。而门将则是重点“照顾”对象。

  曾效力于一家北方球队的前国门小A曾有希望成为新一代国足偶像,当年他长相帅气,英姿勃发,出道没多久就因实力出众被中国足协高层领导“钦定”为未来国足守门员铁定人选。

  然而,年轻的小A没有经受住金钱诱惑。2005赛季,小A表现一落千丈,尽管他的实力足以确保他在某支中甲球队里担当精神领袖,但是在前10轮中甲联赛里,小A保守的大门居然无一场不失守,10场总计失球竟然高达27个之多,一举成为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失球频率最快的门将。

  事实上,小A在很多场比赛中都有问题。有内幕人士称,小A赛前与赌球大庄家频繁联系,每一个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超大比分,都为他带来了不菲的收入,这使小A即使在每月只有一千块钱月薪的情况下,依然可以开名车、玩高尔夫球、住豪宅。

  如果说小A的堕落是因为年少不懂事,那么前国门L的堕落则更令人痛心。当年某俱乐部主教练曾竭力挽救L的命运,怎奈L赌性成瘾,八头牛也拽不回来。

  2005年中超联赛第22轮比赛,T队主场迎战S队,开球时间是当天19点30分。在比赛当天下午,L主动给某大庄家打去电线位数的赌资)。庄家当即根据盘口与L商定了比赛结果:L所在的T队要在主场输球,并且这场比赛的总进球数要达到3球或以上。

  孰料,比赛的进行过程并不完全顺从想象。T队在第16分钟就由外援率先破门取得领先,好在S队在两分钟后便扳平了比分。接下来L便开始进行表演,上半场结束前,他在一次出击中未能得到球,送给对手一次打空门的机会,好在T队的一名后卫在门前救险成功。第60分钟时,S队一名前卫队员在30米外实施毫无威胁的吊射,L居然在接球时出现脱手,客队险些又射空门成功。

  最后关头,S队的一位前锋无谓地与裁判争吵领得红牌下场,客队再也无法组织出有效攻击。T队在第89分钟时派C出场,但这时司职前卫的C显然根本无力帮助对方在短短的三两分钟内打进一球,因此很多人都见到了C惨白着一张脸木然登场的情形。

  这场比赛最终战成1:1平,L国门与C球员、W球员便在这场赌球行为中输掉了高达7位数字的金钱。L国门赛后还不断地懊恼,表示自己在下半场接对方那个吊射时心里犹豫了好久。

  此后,T队因为L赌球在其鼎盛时期将其甩卖,怎奈,加盟S队之后,L并没有收敛,导致S队直接将其三停,随后L便人间蒸发。一度有消息称,L不仅吸毒,而且可能因惹怒“道上”老大被打残了一条腿。尽管这些都是江湖传言,但L的大好前程已经被他自废武功。

  俱乐部官员是中国联赛赌球现象中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。他们当中,有人就带头赌球。比如,当年曾经担任某西北俱乐部总经理的王珀曾经在圈内呼风唤雨,是圈内有名的“金牌”赌球者。其手上掌控着一大批球员,他到哪家俱乐部就会带着这些球员到哪家俱乐部,在王珀的操控下通常球队前半程都会拼命捞分,拿够保级的分数之后就会拼命卖球。

  不过,王珀仅仅是俱乐部实权人物带头赌球的一个缩影。在中国足坛,还有更多的俱乐部实权人物涉嫌赌球,当然这些实权人物因为在球队拥有绝对权力,往往更容易操控比赛。

  曾经先后担任西南、东北等几家俱乐部总经理C某,他在圈内浸淫多年,是个赌球的老手。上世纪90年代末,他曾经亲自导演了当时震惊一时的渝沈之战,这也被外界认为是打假球的巅峰之作。另外,C某曾经在海南亲自坐庄设赌,由于圈内人脉极广,他在赌球方面收入颇丰。去年他在东北某俱乐部下课之后,就一直隐居在家,是否继续从事赌球的生意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Z某是东北某老牌球队的前总经理,曾经在足球圈内叱诧一时。他当政期间正是中超赌风最盛的时候,他不惜亲自指挥队员打假球,当他收山的时候据说赌球收入超过千万。据悉,Z某一直拒绝直接与庄家联系。他赌球是通过队里的一名老队员,结账也是直接通过这名队员。

  Z某似乎很守江湖规矩,从那支东北俱乐部下课之后,他立刻从足球圈内消失,从此再不过问足球圈内的事情,据说赌球方面他也金盆洗手。

  在中国的各级足球联赛中,“做球”可说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,而不少俱乐部也认准了这一点,在买卖球上大做文章。

  在中甲联赛,一旦哪个俱乐部喊出冲超的口号,肯定会成为其它各家无冲超欲求的俱乐部的“水鱼”,谁碰了都会趁机捞一笔。随着联赛的进行,想冲超的队伍如果战绩一路领先尚好,如果磕磕绊绊,又处于将冲未冲之际,其它俱乐部的开价会越来越高,因为他们知道这条“水鱼”求分心切。

  而为了杜绝对手狮子大开口的现象,有俱乐部干脆直接把全年的比赛都承包给了一些圈内的操盘手,一次性出一笔钱,然后其它工作让操盘手去摆平。如果做好了,极有可能就会出现该队一路高奏凯歌的局面。

  据透露,2007年冲超的球队中,其中一支队伍就是采取了这个做法,当时他们以5000万元的价钱,由主教练把全年的比赛都承包给了一个相熟的搞手,由搞手代理球队去做工作。该搞手虽然跟俱乐部没什么关联,但是时常出没在俱乐部和球场等地,其地位和享受到的待遇,比一些俱乐部的官员还高。结果,该队伍那年顺利冲超。

  曾经的一支中甲球队C队,因为实力不俗加上经济后盾强大,赛季之初就喊出冲超口号。不过在比赛过程中,却屡屡遭到一些球队的拼死狙击,甚至到赛季末,一些与升降级全无关系的球队依然咬着牙死拼,最终C队的冲超大业以失败告终。

  之后一个赛季,俱乐部管理层学乖了,在一位新加盟的“高人”指点下,一路钞票开路,只要是取胜把握不大的比赛,都许以对手40万元左右的好处费,结果一路高歌猛进。在赛季过半后,C队客场遭遇一支颇有实力但冲超愿望不强烈的球队,对方喊出100万元的“过路费”,经过反复研讨,最终选择了付钱,结果该队客场2∶1险胜对手,最终冲超成功。

  一般,中国球员不太会演戏,因此让很多庄家不太放心。为了更隐秘地操控比赛,越来越多的庄家选择了裁判。

  熟悉内幕的人士透露,裁判可以莫名其妙选择判罚点球,可以控制比赛时间,而且正常搞定一场中超比赛,少说也在60万以上。而裁判要远远低于这个数字,所以不少庄家很乐意和裁 判 打 交道。

  2004年中超联赛曾有一场经典假球,当值主裁判Z曾经莫名其妙地抹杀了一粒进球。

  这场比赛开始前,庄家就放出风来,表示这场比赛已被“搞定”,并且双方将在前60分钟各进两球,并在最后30分钟全力死拼。

  结果,两队在开场20分钟内果然各进一球,此后客场作战的G队再进一球,10分钟后,G队竟然再度进球3:1领先,但此时裁判却宣布进球无效,比分还是2:1。20分钟后,S队打进一球,2:2!最终S队又进一球,以3:2取得胜利。而本场比赛第二天也成为媒体报道焦点,但“焦点”是G队的第三个进球没有任何问题,却被主教练Z莫名其妙抹杀。

  事后,庄家透露说,因为G队中有些球员没被纳入“利益圈子”,所以不知利害地提前打进了第三个球。“有些人不懂事,差点坏了我们的规矩,不过好在裁判是自己人。如果不按事先约定的程序打,虽然不影响我们的进账,但毕竟是坏了规矩,以后大家面子上不好过,也不好操作这种敏感比赛了。”

  说完守门员,不能不说一说“带头大哥”的轴心作用。在一支球队中,必须有一名“带头大哥”操持所有赌球事务,一般是一位在国内浸淫多年且各方人脉颇广的老球员。当然在某些没有外籍主帅的球队,更有权威的主帅也可以成为“灵魂人物”。

  在比赛之前,“带头大哥”会和某位庄家取得联系,双方约定比赛结果(包括胜负、大小球、半全场等赌球玩法)。而对于某些担任“带头大哥”的主帅而言,甚至不用告诉大家具体可能得到的好处,而是比赛结束后全凭心情分派好处费。最近几年“世道不好”,一般一场比赛在3万元左右,基本相当于球队赢球的奖金。

  当然,如果庄家找不到大哥也无所谓,只要告诉一名队员,“我不管你怎么弄,我给你300万,你负责把我需要的结果打出来,完了以后300万就是你的,但如果没打出来,那么你必须赔我300万。”那么,球队里真正能做球的大哥是怎么做的呢?请看下面:

  当时某支球队打客场,比赛是晚上的,下午准备会后,这个大哥A召集了几个主力在酒店大堂里“聊天”,正要给几个要做的队员说这场球。这种时候肯定是非常敏感的,因为这个大哥是肯定上不了场的替补球员,所以在这个时候跟其他队员凑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到赌球,队里谁都知道这个大哥赌球是有名的。当他们正在聊天的时候,其他两名本来并不知情的队员凑了过来,这个大哥一点都不慌张,而且让他们坐下来,继续跟原来的这几个队员讲这场球要怎么打。

  结束之后,这个大哥让服务员拿来几张纸,给在场的每个队员写了一张10万元的借条。比赛一结束,原来确定做球的几个队员每人除了能拿到10万元外还能额外拿到20万元。而另外两名只是凑过来听了一耳朵的队员也能拿到兑现的10万元,如果他们当中谁能上场,哪怕只是一分钟,只要结果符合,这名队员还能额外再拿到10万元。听到就给10万,这位大哥的豪爽让他几乎没失手过。其实,这样的队员办事很老到,所以往往成功率很高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层层渗透——揭开中国足球的赌球生物链(组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