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皇家赌场网址hj3737 > 足球教练 > 当好翻译也能实现你的足球梦想就像穆里尼奥一

当好翻译也能实现你的足球梦想就像穆里尼奥一

文章作者:足球教练 上传时间:2018-12-21

  对于一个球迷来说,如果不能实现成为职业球员、成为足球教练的梦想,那么无限接近这个行业,也会是一种美妙。

  如果你有足够的语言技能,又懂一点足球,当一个足球翻译会如何?我们古老的传说了,各行各业都有祖师爷,木匠鲁班、裁缝轩辕、早印刷仓颉、相面麻衣、餐饮易牙……翻译?说穆里尼奥是祖师爷,好像这大爷还太年轻,不过七十二行却是行行出状元。中国足球在和世界足球交流三十年,现中超公司总经理董铮就给阿里汉当过翻译,虞惠贤之于米卢、李白在广州和卡纳瓦罗,都是如此。

  当好一个足球翻译,绝对不容易,却也可能是实现你足球梦想的一条捷径,所以学好一门乃至几门外语,是何等的重要。

  只是工作当中的足球翻译,干的活五花八门,解析战术、协助训练,那是题中应有之义。球员妻子生孩子,你得是助产士;新闻发布会上,你得给一帮莫衷一是的记者解释,什么是《东区人》(《东伦敦人》);你还得在各种不同场合下调解人际纠纷,同时又要让人意识不到你的存在。这样的行业要求,非常之高。

  新闻发布会,往往会是翻译们的重大战场,要在不同的文化和语言环境下穿梭自如,恰到合适地解释各种不同的比喻、隐语,难度非同一般。英冠的利兹联,这个赛季迎来了一位鼎鼎大名的贝尔萨,这位阿根廷怪人,英语不及格,所以他的翻译萨利姆-拉姆拉尼工作强度非常大。贝尔萨对媒体、对俱乐部管理层的痛恨,业内闻名遐迩。当好他的翻译,如同要当好一个外交和人事秘书。

  主教练语言能力如果超强,时不时失业的翻译,也会有些尴尬。亨利就任摩纳哥,英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流利通畅。第一次摩纳哥新闻发布会上,英语应对英文提问、法语对付本国记者,让一旁翻译“失业”,事后亨利才有了尴尬的一笑。

  更尴尬的,可能是当助产士。英国有一家翻译公司,为各种足球俱乐部提供服务,多年前亚洲足球先生中村俊辅在苏格兰凯尔特人效力,两口子一句英文不会说,而中村夫人临产之时,他的翻译必须一路跟随进入产房,陪着护士和产妇、逐句逐词翻译。这可能是足球翻译行业历史上最大挑战之一。

  有些人际纠纷可以调解,有些发布会或者比赛现场的纠纷,无从回避。翻译工作的第一原则,当然是翻译,错过任何细节都是不应该的。

  西汉姆联俱乐部的翻译马尔科·罗斯,遇到过一次大难题:2015年7月,球队在欧联杯资格赛,对阵卢西塔诺。比赛结束后,0比3落败的卢西塔诺主教练哈维-卢拉,在发布会上指控当时西汉姆联主教练比利奇“不尊重对手”,因为比利奇全场坐在看台上,而没有在场边指挥。

  卢拉用词尖刻、语多不善。罗斯回忆道: “我刚听到他用西班牙语的激烈攻击,心理压力很大,因为作为翻译,我们尽可能和别人沟通协调,而不是这种侵略性对抗性的状态。但这些话语对方说出来了,我不翻译不行。我不仅得完整翻译,还得进入到‘卢拉状态’,将他想说的意思,都让比利奇明白。”

  让罗斯如释重负的是,比利奇很低调地接受了对方的批评,第二场比赛妥妥地坐在场边指挥完全场。

  翻译的职责,首在于翻译。出现矛盾或者困难,绕道而行,是有违翻译原则的。所以出现一些对抗性场景,或者翻译起来有困难时,翻译也不能因此回避。

  “你不能遗漏任何细节,”斯蒂法诺·马佐莱蒂精通意大利语、德语、西班牙语和英语,“翻译不是提问的人,也不是解答提问的人。翻译的职责在于翻译,在于传情达意。我在工作中尽可能翻译一切,即便教练或者球员是在有意地开玩笑、或者故布疑阵。我认为翻译的工作不在于审核内容,而在于呈现内容。穆里尼奥总爱在发布会上开玩笑,或者给媒体‘挖坑’,这些哪怕能听明白,也不能越俎代庖。”

  穆里尼奥当然明白翻译的工作属性,他给博比·罗布森爵士在葡萄牙和巴萨当翻译时,就以严谨清晰闻名。

  翻译时刻都会在工作中,面对在不同文化语境中,进行解释和传播的挑战。托特纳姆热刺在2010年欧战对阵瑞士年轻人,射手迪福参加发布会。瑞士记者问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:“你业余时间喜欢干什么?”

  在伦敦长大的迪福随口回答道:“我喜欢看《东区人》(Eastenders)……”翻译不得不仔细介绍,《东区人》是一部在BBC电视一台,从1985年就开始播放的,以伦敦东区生活背景为主题的英国电视剧……解释老半天,一屋子瑞士记者多半在挠头。没在英国居住过的人,很难明白,怎么会有伦敦人对这么冗长繁琐的英剧感兴趣,但迪福恰恰就是一个东伦敦人。

  要翻译各种比喻乃至隐喻就更难,马佐莱蒂的经验是:“如果连我都不太懂这种比喻的意思,我会尽可能按照字面翻译,或者寻找一个相应的例子来进行比喻。”

  李白之前是专业球员,后来在意大利留学。卡纳瓦罗来中国执教,通过朋友主动找到李白,两人一个电话,一拍即合。这种认同感,和李白丰厚的足球积累、对意大利生活和文化的了解,有着极深关联。

  2018年春末,《超级颜论》在广州拍摄卡纳瓦罗,李白和卡纳瓦罗之间的默契关系,已经远远超出翻译和主教练的工作配合。这样专业的翻译,未来肯定具备在职业足球行业发展的潜力。

  职业足球翻译,确实是一个球迷的美妙工作。雅典AEK的前边后卫阿拉福吉亚尼斯,在希腊和意大利俱乐部都工作过。效力乌迪内斯时,他负责给门将汉达诺维奇、中场罗伯托·佩雷拉教授意大利语。

  “我的第一份工作,是雅典AEK和AC米兰交手,去到米兰时,我坐在我从小的偶像安切洛蒂和马尔蒂尼之间……我从小就是米兰球迷,这种经历简直难以想象。米兰当年在欧冠决赛复仇利物浦,我就在现场。”

  马佐莱蒂出生在意大利,在德国长大,从2006年进入足球翻译行业。安切洛蒂执教拜仁慕尼黑时,他是安切洛蒂的私人翻译。这是一个极好的工作机会,因为安切洛蒂品性之好,有口皆碑。“他让我叫他‘卡洛’,而不是‘老板’(boss,英国老派一点的教练喜欢被称为gaffer),这对我来说已经是一大殊荣了。这样的工作机会,对一个球迷来说,我愿意付出步行去中国的代价……”

  只是安切洛蒂在慕尼黑的一年并不愉快。德国媒体总在指责他学不好德语,对更衣室管理不够严格,训练投入不多。2017年9月,欧冠0比3输给巴黎圣日耳曼后,安胖被解雇。

  “这消息突然传来,”马佐莱蒂回忆说,“球队当时有很多问题,但一切都在巴黎爆发了。我当时没有随队去巴黎,因为巴黎圣日耳曼会提供翻译,卡洛也在巴黎执教过。第二天拜仁主席解雇了他,对我来说,简直是晴天霹雳。”

  马佐莱蒂现在仍然和拜仁有工作关系,却不是固定工作——安切洛蒂去了那不勒斯,基本上不需要翻译。

  主教练和球员们,会尊重翻译的工作吗?绝大多数都会。彼得·克拉克给在德国的麦克拉伦当过翻译,也教过安切洛蒂、卡佩罗说英语。他非常清楚翻译和教练的关系。“越精明的教练,越会意识到翻译的重要,”克拉克说,“他们时刻都在倾听,他们会将要表达的意思,完整地讲述给翻译听,然后从听者的反应,来判断翻译是否工作到位。”

  穆里尼奥当然精于此道,也格外尊重翻译的努力。在切尔西第一次执教时,去到罗马尼亚和布加勒斯特星队交手,当时翻译安德烈斯·瓦格纳发挥十分出色,穆里尼奥后来专门给瓦格纳赠送了一件切尔西球衣。

  “穆里尼奥说话一激动,就会滔滔不绝,很长时间类似独白,这对翻译要求很高,”克拉克和瓦格纳是同事,“当安德烈斯开口翻译时,他需要将穆里尼奥7分钟的独白全部翻译到位。当过翻译的穆里尼奥当然知道这有多难!”

  马佐莱蒂也和瓜迪奥拉配合过,此前一个赛季曼城客场对巴塞尔:“佩普德语和英语都没问题,其实他不需要翻译。发布会结束后,他转身和握手,然后说了句:Verdadero espectaculo(你是一个奇迹!)我当时不知道如何回答,显然佩普对我的表现很满意。我前后和佩普在许多发布会上合作过,他非常严谨,也非常注重翻译的工作。如果翻译有什么错误,或者对一些细节把握不清晰,他当场就会提出批评。”

  克拉克开了自己的翻译公司,为各种足球俱乐部服务,所以对这个行业的业务质素,他非常了解。一些新手翻译,只要开口,他就能洞察其业务水平。

  阿尔福吉亚尼斯,有着球员背景,直到当翻译多难:“不是所有的翻译都能干这个,因为你必须掌握足球的各种语言,尤其是术语。你要明白比赛背景,球员的状况,各种阵容,球队过往名宿,球员绰号等等。在摄影机、摄像机和满屋的记者面前,你得翻译得非常谨慎,因为你的错误会被无限放大。你只要说错一个词,大家都会知道,无从逃匿。如果你对教练球员的意思表达不够精确,甚至断章取义,那么第二天你就会成为报章传播的内容。”

  这个充满挑战的工作,总会有一些极端现象发生。意大利老帅特拉帕托尼执教萨尔茨堡红牛时,克拉克为他当过翻译,那是2006年欧战红牛对阵布莱克本。“整个新闻发布会,特拉帕托尼都握着我的右手,我想这是一种意大利热情的表达吧,”克拉克笑道,“结果我完全没法右手写字做记录,所有的翻译,只能够用脑子记忆,然后再用三种语言表达出来。”

  马尔科-罗斯在西汉姆联,为当时的法国中场帕耶特服务过。2016年,帕耶特是铁锤帮最佳球员。

  但是帕耶特根本没有学好英语——或者说这个球场上的精灵天才,场下对学习语言,简直是个懒汉。于是上台领奖时,他必须拽着罗斯一起。罗斯享受了一把“在伦敦豪华酒店接受上千人欢呼”的偶像经历。

  凯恩虽为博彩公司推荐的大热,F1总冠军汉密尔顿对其实现了超越,拿到第...

  到国外打拼的球员,其实是因为在国内没有机会。张本智和的故事,其实更是...

  一场不折不扣的完败,让曼联被牢牢地钉在了耻辱柱上。预料之中的稳守反击...

转载请注明来源:当好翻译也能实现你的足球梦想就像穆里尼奥一